雖千萬人吾往矣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這次的漫畫:
《王冠狂熱》全 菁點 鈴倉溫
《所謂秘密》全 菁點 菊屋きく子
《大小姐今日開業》1 東立 笠井スイ
《特殊郵件宅急便》全 長鴻 左近堂繪里
《武道狂之詩》4


《王冠狂熱》全 菁點 鈴倉溫
書名的用意完全搞不懂,基本上是偽兄弟發展成戀愛關係的故事,但鋪陳方式蠻混亂的,葬儀社的兒子來人和父親過世後來寄居的緣,來人的哥哥行人則是長年在外,另外再加上原以為只是青梅竹馬,結果大概是來人他們的堂兄弟--有真,大體方向是以來人和緣的感情進展為主軸,不過完全搞不清楚來人是否真的對緣有戀愛情感,十分莫名其妙(雖然他最後有告白)。

這篇故事應該有某個完整的設定,不過作者放設定的方式不恰當,造成零散感,例如有真也是常盤家的親戚這件事大可在剛出場的時候就用旁白說明,這不是什麼重大秘密,在故事進行到3/4,讀者已經自動將他與來人、緣的親密解讀成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後,才突然爆出有真也姓常盤這件事,會讓人覺得這身份是否很重要,值得把它延到這麼後面才說明?因為他們平常的互動中完~全~沒有看起來像堂兄弟的跡象。雖說沒有一開始就讓讀者知道所有事的必要(坦白說,故事結束也不代表要揭開所有的謎團),但正因為這個設定並沒有重要到會讓讀者事先知道秘密,也不影響重大劇情走向,但又是挺重要的一個訊息(「和主角的關係」),所以這才是應該一開始就說明的。整本中類似這樣的劇情手法編排蠻多的,前面只有提過來人和家人感情不好(但回憶中又看不出來!),接著哥哥回來的時候也表現得不愉快,但這種不愉快看起來也不像是恐懼--

而之後的回憶揭發出來人不喜歡哥哥的理由,原來哥哥行人(他們兩兄弟的名字用中文來看還挺妙的)疑似把來人撿到的小貓給殺死了。這段故事也莫名切了兩段,前段是有真看見哥哥行人手上有血,行人說那不是他的血。接著發展了一段其他劇情後,才又出現有真問哥哥「貓咪死了嗎?」然後行人同意的情節。究竟是不是他殺的,作者不想透露是沒關係啦,但是這情節斷的也太奇怪了,還以為伏筆埋在可能是因為有重大的原因不得不殺,或是其實沒有殺,只是某些原因(車禍之類)小貓死了,結果~~完全沒有,後續只有有真詢問「死了嗎?」「死了」,如果只是這麼一個可猜想的情況,何必切鏡頭埋梗,再特地提出來描繪呢?而行人為什麼沒有去向來人解釋,這也一直是個謎。行人只知道自己傷害了來人(所以說為何要殺貓?不希望弟弟有更喜歡的東西?還是?),希望不要再帶給他更大傷害。

我不討厭這本,雖仍有缺點,我覺得作者願意去想完整的設定已經很不錯了。以BL漫來講最大問題果然還是搞不懂來人何時喜歡上緣,我只覺得他是好哥哥,很照顧弟弟,就這樣。看到故事結束我還是覺得他是兄弟感情而不是戀愛感情。這點很失敗。總體來說我覺得畫風很不錯,作者如果再繼續磨練說故事的技巧,應該算值得期待的作家。

《所謂秘密》全 菁點 菊屋きく子
我還算喜歡這本,角色之間的距離感對我來說都蠻剛好,角色個性也很立體!另外的正篇和上面那本一樣,也是後來才揭露出主角之一和老闆娘是母子關係,但一來老闆娘出現的場面只有一兩格,而且是為了交待這間按摩店的原則,二來她出現的場合也算工作場合,就算主角是兒子,身為櫃台人員不在工作場合表現出母子間的非專業態度也很合理。所以同樣是埋身份,這邊我就覺得不錯。後面〈遺忘的結構〉剛好是我喜歡的個性組合,雖然後幾篇也是同樣模式不過我覺得這篇最剛剛好!

《大小姐今日開業》1 東立 笠井スイ
故事很不錯,背景、畫風等也都很成熟穩定,但我並不是太喜歡主角--大小姐吉賽兒。吉賽兒似乎是離家出走,不過我不太懂她如果是離家出走,那錢是哪裡來的(從老家捲走?),我不喜歡她,並不是因為她離家出走、拋下原有的貴族身份,而是在她的不成熟。我不清楚日本人是否太過壓抑,喜歡願意勇於和別人不同的主角,但在任性的表現方式中,吉賽兒這個角色正好是我最討厭的那型。首先吉賽兒開了一家萬能公司,房客艾利克因為繳不出房租,時常被她拉去幫忙,這也間接讓艾利克更難找固定工作(畢竟萬能公司接CASE的時間並不固定),這部分反正艾利克本人做得蠻開心(?)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第一篇找貓的故事吉賽兒只是很一般地完成工作,然後收養了野貓,第二篇〈深藏不露〉中,因為愛蜜莉的爸爸臨時被抓去當翻譯,所以不能在她生日當天帶她去植物園,而吉賽兒因此而覺得很生氣,衝去出版社要人--對不起,這裡我看得很火大。「為什麼不能遵守約定」--這個發怒的前提應該是對方有能力履行約定,卻沒有意願的情況下,但顯然這情況並非如此。

對此主角自我感覺良好的跑去人家工作的地方找老闆質問,我實在不認為是個恰當的行為。說「怎麼做才是為家人好?一年一度的大日子,也不能遵守約定,拿工作當藉口就能無罪釋放嗎?大人還真是輕鬆的工作啊!」--對不起,那麼從未慶祝過生日的我們家父母,就是失職的父母囉?重大日子不可缺席?那平常再怎麼糟,只要這天出席就好嗎?為家人好,重點難道不是在平日嗎?家人不就是要彼此體諒,對方就算那天不能來,但是一年的其他天都很關心,不就是最重要的?去植物園難道跟婚禮一樣,一生只有寥寥數次嗎?這跟平常素不往來,只有逢年過節送個禮物的往來有什麼不同?--這是我對吉賽兒的最大質疑。同樣的,有些情侶覺得節日不一起好好慶祝就不行,否則是不用心,我也不贊同。

另外吉賽兒不知道什麼是脫衣舞孃,而舞孃們笑著調侃說「不用脫就有飯吃真好」「父母有錢真好」,吉賽兒反罵「你們不知道丟臉嗎」--對不起,我還真的不知道哪裡丟臉。現代人有些是明明家境小康,還是為了玩樂而去當脫衣舞孃,這只能說是個人選擇,但更多的是為了生存,對於這樣的人,向來養尊處優的吉賽兒,我實在不懂她有什麼立場去說人家丟臉。更何況她根本還不懂什麼是脫衣舞孃。關於貴族。在以前不能自由選擇職業的時代,我還蠻認同吉賽兒出來看看外面世界的做法,畢竟很多事不親身嘗試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搞不好吉賽兒最後會找到最適合她的事,但我不能認同明明確實不費勞力就享受了家世成果,卻還覺得求生存的人「沒有活著尊嚴」的價值觀,還說「我很不甘心」,你不甘心什麼?天生就有飯吃?我認為貴族所受到的家世束縛,就是他們能不用賣力幹活的交換條件,貴族教育當然也是。喜歡自由勝過錢,那固然值得敬佩,又想要有錢又想要有自由,不過是個不負責任的貴族罷了。

〈城春草木深〉中我其實也是站在保護自然一派,但是接收委託,卻暗地裡偷偷阻礙委託人,這種職業道德我也不敢茍同。虧吉賽兒還說什麼都做、什麼都接不是嗎?不能接受的話,一開始就評估狀況推掉工作,這才是真正的骨氣吧。又要錢又要照自己喜歡的來是哪招?簡單來講就是收錢耍任性?

吉賽兒是個少女,我可以接受她不成熟(雖然我不喜歡),但這本另外讓我覺得不快的一點是有不少畫面微妙的想賣吉賽兒的色氣,(還有無心玩弄艾利克少年的純情?),像是蟲掉進衣服,把衣服掀起來;舔手指上的殘渣然後艾利克別過視線之類的,嗯--我知道作者可能想傳達少年的純情和少女的無心之舉,但是我覺得有點超過。整格塞滿吉賽兒臉的格子實在太多了,為什麼要嘛是正常的人身像,要嘛就只能湊吉賽兒這麼近?可以中間值再更多一點嗎?不過煙囪、森林、找貓這幾篇的表現又還蠻適當的。

總之就是作者明明想的劇情都很可愛,整體又都很不錯,但是吉賽兒的個性和作者對她取鏡的方式我不喜歡。

《特殊郵件宅急便》全 長鴻 左近堂繪里
充滿左近堂式奇幻風格的短篇集,我個人蠻喜歡的,正篇有幾幕感覺在正常漫中有點超過,不過反正一般人大概會當搞笑帶過,所以沒關係XD說來我在想難道他們傳遞風之間信件的不能傳遞別的物質的信嗎?那如果傳幽靈信件的一直都找不到遞補,難道就會一直空缺下去?感覺沒辦法後天培養信差的特殊郵件組運作方式非常不可靠啊,隨時會停擺的感覺。
配角七夜非常非常合我胃口,我很喜歡努力的平凡人,雖然多少還是會嫉妒才能的存在,但卻知道自己這樣的情緒是負面的。我覺得這樣就已經很夠了。真希望能看七夜的後續!〈高氣壓LIZARD〉這篇很可愛,三星蜥蝪真的超級可愛!話說一朵花的花朵蜥蝪是一級,不過在示意圖中明明花朵蜥蝪就是三朵花啊?嗯--作者失誤吧。〈夢的引路人〉發想十分有趣,黑毛羊及羊的編號都是很嶄新的想法,我很喜歡黑羊加白羊的特殊魔法,是個意想不到但合情合理的設定,很棒!造夢者的設定及製造出一連串惡夢的原因也很棒!其實這篇看到最後造夢者製造惡夢的原因時我超感動。


《武道狂之詩》4

仍舊緊湊、精彩,完全讓武俠迷的我沸騰!(姆指)畫風蠻穩定的也跟武俠氛圍很合,這集我最喜歡的是燕橫痛恨自己的天真,痛恨自己太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痛恨自己放過禽獸一馬的橋段,這段很有張力。雖然知道他不會死在這,還是希望趕快看到下集~XDDD可以的話拜託痛宰一下那位有色心無色膽,個性又卑鄙的少爺就好了XDDD但要是作者把他放到後面再開宰我也沒意見,放越久報仇的爽度越高(?)
荊裂和虎鈴蘭的婚約夫妻關係我也很喜歡,荊裂大概暫時還是會以報仇為人生最大目標吧,但這才是我喜歡這個角色的地方。峨嵋派的孫無月等人我也很喜歡,輕易領便當也讓我有點難過。不過我可以理解其掌門暫時與虎謀皮的心態,雖然歷史教訓通常是養虎為患的情況比較多--暫時和武當站在一起,不代表峨嵋就有好日子過啊--雖然如果暫時忍下這口氣後,峨嵋不至於喪失原有志氣的話,未來可能會成長到不需要再受武當氣的程度。就像暫時忍住不和武當交手的燕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txjmr.blog126.fc2.com/tb.php/299-dabcc52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