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dmin
Archives

雖千萬人吾往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噗浪
龍們
搜尋欄
Powered by fc2 blog  |  Designed by sebek
2010.11
04
Category : 俄國受難記
9/4(六)
透過派對認識了一些歐洲人。
今天早上想去聽東方語言學系開的俄漢翻譯課,若是沒有太難;我們打算修這堂課回國抵學分,而因為國際事務處要求我們不要四人一起上課,人數會太多,於是我們只好分兩班上課;我和咪啦去早上八點的課。

……結果一出門才發現下雨了,而且氣溫只有6度,冷到忍不住發抖了!好不容易到了學校;卻發現課程時間改到11點……。於是我們馬上決定回去睡覺,就這樣睡到第二節結束才又搭車回學校,因為不停接到BEPA和魚丸的電話,其實也沒怎麼睡覺……早知道這段時間還不如去逛街算啦,不過我們回宿舍的主要目的是換衣服

然後魚丸她們說翻譯課根本只有4個人在上;什麼人太多啊!上課方式是老師播放華語教學影片;學生在底下翻譯,影片是十幾年前的台灣影片,對話內容都相當怪異……不過既然有翻譯課,我們決定以後還是上這堂課吧。後來發現雖然我們先向辦公室報備,但根本就是老師答應讓你去上課就可以了啊。

那天在學校認識了日本女學生YUKIKO,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而且也很開朗!

中午因為所以去幫之前答應的俄國女孩歐莉佳練習英文,途中因為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就只好提我必須去找警察的事情,沒想到她馬上說警察很壞,沒必要去找警察等等……喂,這好歹是你們國家的警察啊?連本國人都說成這樣,俄國警察究竟是有多糟啊??(這點我後來有深刻體會)

這天因為太冷,我們很擔心會一直冷下去;於是就去上海市場尋覓毛帽、手套,手套雖然很貼手款式也挺美;但我問是否能抵禦冬天下雪後的溫度,老闆說大概還是不太夠……於是就算了,我不想多花錢買兩雙手套。而我一直很想要可以蓋住耳朵毛毛厚厚那種俄國帽子(Ушанка),老闆告訴我們只有男人在戴……晴天霹靂啊。我覺得這帽子超可愛耶。


這種帽子!

後來在攤上買了女用的俄國帽,老闆娘發現我們會說中文(因為之前問手套的老闆竟然經過了!還說「他們可以說漢語」,我們一直以為那老闆娘是俄國人,唉);還算了我們批發價--雖然我覺得她一定不可能真的是批發價囉。反正有便宜一點也還不錯,回程路上因為根本沒俄國人在戴帽子(他們還不覺得冷),我實在不好意思戴,不過聽咪啦說帽子真的很暖。

我們在上海市場閒晃時,因為想買套長袖睡衣回宿舍穿(當時還沒開暖氣,所以還有點冷),於是就順道逛進了一家小店。那間店的睡衣都毛茸茸的;一開始老闆還窩在一堆大衣中間,我們是因為聽見別攤老闆調侃他「暖嗎(тепло)?」,然後那位大叔在大衣堆裡回答「很暖(очень тепло)!」;覺得這老闆好開朗,所以才進去的。

老闆來自土耳其,似乎以前來俄國念書,於是就定居下來了;我們說俄國很冷時他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畢竟土耳其的緯度也不高吧……他店裡的貨都是土耳其貨;土耳其羊毛很有名;所以我們也還蠻能接受的,雖然樣式拙了一點,不過只要暖就好啦!老闆很熱心介紹哪種在俄國冬天穿才夠暖;還介紹他兒子在宿舍裡穿的款式給我們,我打算買之後請他拿褲子短一點的給;他還直接說「你捲起來就好啦,在宿舍沒人看」,喂有人這樣做生意嗎XDDD後來還稱讚我們很可愛,明知應該是生意人的話術還是很爽,哈哈。

回去前我們還想看看電鍋的價位,就隨便走進一間有電器的店去問;沒想到那位中國老闆馬上就說「我這裡沒有,不過我可以去幫你們求一個!」;我們一時之間有點傻眼,還問「怎麼求?」,……結果那位哈爾濱阿伯就叫我們幫他看店,馬上替我們去「求」電鍋了。

他走後不久有兩個年輕人來;我們還很緊張用俄文跟他解釋老闆不在家,沒想到其中一個是老闆的兒子(另一個大概是他朋友),老闆回來後和兒子當然不免問一下我們是哪來的;我們想起上次回答台灣,馬上被問「覺得中國和台灣哪個好」,實在煩不勝煩;於是乾脆謊稱是福建廈門來的。魚丸還立馬自稱是廈門大學傳播系……結果老闆馬上很高興地說我們的老鄉(福建)人們在這裡做木材生意賺了一堆錢云云,還說要替我們引介老鄉……拜託如果一見我們就露餡啦!我們只好馬上說下次,然後趕快買了老闆求來的蘇泊爾電鍋;聽說也是大陸的名牌貨,大概跟我們的大同電鍋是一樣的。原本說要收1600元,最後在魚丸努力殺價下,降價至1490元!接著又因為他沒有零錢,他只好說「看姑娘們可愛,1450就好啦!」--於是我們就歡天喜地的帶著電鍋回去了,總算可以煮東西!

回宿舍後才聽和日本人掛田勉去辦手機門戶的BEPA說,明明就同一家公司、同一家分店、同一人辦理,日本人竟然不需要交居留證給他們看;就可以免去250元基本額的限制!!幹!這差別待遇讓我忍不住笑了;可能日本國大、有錢,所以給他們很好的印象吧,他們可能覺得我們是「中國」,會跳票或是偷渡,所以才限制多多……真他媽的可笑。

晚上應陳白學長的邀請去參加他開的派對,來參加的外國人很多,首先認識了四個比利時人GREENTON、ELKA、MAGALLI、WILLIAM,他們四人俄文都非常棒。還有中午才一起練過英文的女孩歐莉佳和她朋友亞娜,歐莉佳似乎已經大學畢業,想成為中文老師,不過她的中文真的很不怎樣,我以為她還在學呢。

其他也認識了漢語系的阿列克謝和以拉,個性十分好相處,我第一次嘗試喝伏特加和馬丁尼,不過我果然還是討厭酒,很難喝。另外認識了來自布里亞特共和國(Республика Бурятия)的兩名布里亞特女孩妲夏和麗莎,她們都來自共和國首都烏蘭烏德,兩人都是我們學校東方語言學系漢語組學生。布里亞特族與蒙古族血統較近,所以她們也長了一張東方面孔;甚至還有鳳眼。我們聊了一陣子後,她們說想看看我們的房間,於是我們就轉移至房間裡聊天;很高興的是妲夏也喜歡動漫!雖然她看的品味比較像一般女生,像是火影、死亡筆記本或吸血鬼騎士之類的;不過還是很高興能認識會說俄語又愛看動漫的人。麗莎則是喜歡聽音樂,我們向她請教了一些俄國的音樂團體。

晚上值班的宿舍管理員奶奶突然跑來問我們除蟲的水煙怎麼使用,上面寫了日文!也許是搞不懂日文和中文的差別吧;還好我們還看得懂,跟她比手劃腳加上俄文解釋了一番,老奶奶似乎很滿意地走了。

話說這裡全都是使用高耗能的燈泡不說,又很容易壞掉;壞了直接跟管理員要燈泡;舊的燈泡……直接丟垃圾桶。在分類回收發達的台灣住久了,直接丟燈泡實在讓人很害怕,可是這裡是不環保的俄羅斯,我只能祈禱不會對環境造成太大危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睡衣店的老闆好可愛XDDDDDDDDDDDDDDD

他超可愛可以那裡現在XDDDD(後續之後補上(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