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dmin
Archives

雖千萬人吾往矣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連結
噗浪
龍們
搜尋欄
Powered by fc2 blog  |  Designed by sebek
2010.07
05
Category : 書 & 小說

《魍魎之匣》
出版:獨步
作者:京極夏彥



(感想爆雷多,請慎入)


----------




如同京極堂所說,「餘味很糟」
倒不是因為這次的事件是以分屍案、奇妙而扭曲的各種對箱子的執著為主,而是在4、5個支線的故事中;如京極堂所說;真正該負責的人反而沒有任何法律責任。他們為了追求幸福把一干人等拖下水的做法,令我覺得很不爽--支線太多了我決定講講人物就好。

已經看了漫畫,所以對分屍案一線可能已經有先入為主的觀念,(連久保的外貌也有既存概念了w)但總體來講其實我並不討厭久保。以他的成長過程和世界觀,我頂多不認同;但並不會感到憤怒,久保心中的框架跟一般人是不一樣的,對空隙的極端厭惡、微妙的潔癖,雖然他用過人的聰明將自身與一般人的差距拉得很近,但久保看到的世界毋寧是不同的樣子。對久保來說製作匣中少女就像自己做船艦模型一樣;只是一個有點難的挑戰。我只是好奇久保雖然想法迥異;但他還知道怎麼做對一般世人才禮貌……不知道他是否有詢問過少女們願不願意進入匣中……?既然他都會說出其他女人都討厭他的床(一個填滿土的箱子),那表示他是有問過的。而我其實並不是很理解這些少女為何要跟著久保走,我猜他那種微妙的怪異正是魅力點?總之我不討厭久保的原因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然以正常人的角度來看他的確該受懲罰,我想那些少女們並不是自願當匣中少女的)

關於久保和他爸御筥神--兵衛,我其實有點疑問,依時間來看御筥神應該是先被創出來的,才能擁有300個信徒,而兵衛的背後一手創出御筥神的儀式和祝詞的都是久保;而分屍案及加菜子事件發生不過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不是一口氣看完這部;可能會有記錯),硬要講久保是看見加菜子的身體(8/31)後才興起作案念頭,這點印象中跟京極堂說久保為了方便接近少女而促成御筥神似乎不太一樣(還是我記錯京極堂的話了);不如說是要作案時才想到有聯絡冊如此方便的東西。但如果不是為了少女;久保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幫忙僕人(此時在他心中父親已經不存在了)的個性,御筥神又無利可圖……不懂啊。

另一位「綁架加菜子並殺害須崎」一案兇手--雨宮,雖然感覺相當不蘇胡,不過基於跟久保同樣的理由也並不痛恨他,這人蠻聰明的XDDD在追求自我人生價值的方面真是積極到可怕,不過我其實有點疑惑;當初雨宮搶走了加菜子胸部以上的身體和左手(?反正是拿來綁票用的那隻手);不過最後依伊佐間的說法似乎只剩左手了?到底加菜子的上半身去哪了呢……(微妙)

雖然我不喜歡陽子;但是聽見陽子認為是家人的雨宮只是喜歡加菜子,對陽子沒什麼興趣;還是有種失落感(?)。不過好歹他會對須崎威脅陽子一事感到氣憤嘛。這麼說來雨宮和加菜子也可以說是另一個形式的父女戀(雨宮單方面);所以對這一組感到不太舒服OTL有點不明白雨宮為什麼會愛上一個從嬰兒開始照顧的女孩子……嗯,微妙。

再來是加菜子綁架未遂事件;兼陽子與她爸幸四郎的故事,其實這部分是我最不爽又不舒服的部分了,從遠因開始講起吧,對母親感到厭惡的陽子;不知是否出於同情而轉為對父親的熱愛,因此主動誘惑幸四郎並懷孕。光是看到這裡我就有一股說不出的厭惡感,前面看起來幸四郎跟絹子組成的家庭應該是一般的幸福家庭才對;並不是例如皇帝跟婢女生的皇女之間非常不熟、像陌生人一樣,後來意外相愛之類的,或許正如京極堂所說;一般人會去找尋犯罪動機是因為想擺脫自己犯下同樣罪行的可能性,我會厭惡陽子和幸四郎也許是出自於此。我無法認同為什麼曾經是普通家人的父女;最後兩人可以默默接受這樣的關係?就算一開始是陽子先誘惑而且她長得很像母親好了、還愛著絹子的幸四郎為什麼可以做出這種行為也令我不可解。

另外就是陽子應該在父親離家(無法接受自己跟女兒嗶--的關係)後懷孕;她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拋棄母親,並且拿到柴田弘彌的錢(及後來柴田家的資助)後回到家中,母親不久後過世;這段期間聽說絹子和幸四郎有書信往來,而依京極堂的說法--絹子向幸四郎請求離婚,幸四郎不肯。這表示他是對妻子有愧疚或還是有愛的,所以卷末幸四郎突然間向陽子求愛也令我覺得不可思議。前述的雨宮好歹有說他對加菜子非常好,但這兩人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理由會讓幸四郎突然回心轉意,是因為陽子帶著加菜子回來,幸四郎為人父的心情讓他錯認陽子是自己的老婆嗎?--時間也太短了吧!!

而我對陽子最不爽的一點是,她造成這麼多人的不幸(母親被拋下、父親離家而使家庭破碎、因私心不公開加菜子的身世;加菜子車禍後鬧出一連串綁架案,因為想賺取給幸四郎的研究費,我甚至覺得她不是愛加菜子,而是因為加菜子是幸四郎的女兒),到最後還想「反正久保最後也會死,請大家讓我父親做完研究」--說佩服她對愛的執著也沒錯,她詐騙柴田家的財產當醫療養育費,反正就當柴田老人花錢買孫女的美夢;我是沒什麼意見啦。但是加菜子死了還想詐欺經費真是……怎麼想都很卑鄙吧,就算她覺得愚蠢而放棄也還是一樣啊;後來繼續進行了。再者就算加菜子活了下來沒被偷走好了,加菜子怎麼繼承柴田集團啊?躲在研究所裡嗎?別開玩笑了。雖然她努力想令加菜子活下去,想讓幸四郎自由研究;但做法既沒大腦又自私。然後她這麼努力折磨母親、想要她死,最後只是覺得很欠疚而已;這樣就可以了嗎??還有陽子這樣對絹子也無動於衷,幸四郎你真的愛你老婆嗎,莫名其妙,女兒丟下她耶??總之陽子「憂愁深情的美麗少婦形象」在我眼中醜惡萬分,對我來說陽子才是最大隻的魍魎啊。

關鍵人物的加菜子和賴子,一開始對加菜子的印象有點中二(喂);感覺是個沉浸在自己美好世界的女孩,雖然看了下卷後會覺得她在知道身世後;採取的行動已經相當理智了,不過一開始並不太有好感,或許是因為透過楠本賴子的角度在解讀加菜子,所以連帶地對加菜子有所誤解。賴子則是無法產生好感的角色;即使多少惋惜最後她的逝去;但那只不過是對年輕生命的感嘆;畢竟她一廂情願覺得加菜子應該是完美的、試圖抹煞產生缺憾的加菜子,然後模仿加菜子的行為想取代她,對加菜子的消失感到放鬆--這一連串的描述就只是讓我覺得賴子很自戀,完全不懂得同理心或是去了解別人,難怪人緣不好。媽媽君枝雖然沒有給賴子多舒適的環境,但從來沒苛待她;賴子卻總是惡言相向令我覺得煩躁。「加菜子不像媽媽這麼污穢,不像妳這麼醜陋!」--這句話令我不爽到極點,只會用媽媽血汗錢去咖啡廳裝大人又如此不體貼的賴子才醜陋吧。她老是為了達到目的而哭也令我覺得很煩。所以她有一次又哭訴時被木場大喊「哭什麼哭」大快人心ww

這部有很多硬漢木場的戲份讓我心花朵朵開啊!!不擅長跟女性講話,公務應對或是可以歸納成某種屬性(ex朋友的太太)的女人就沒問題,但是毫無關係的女人就沒辦法好好相處,所以反而只能談單方向的戀愛;連自己戀愛了都沒發現,還偷偷希望有人可以強硬安排他相親,因為如果有外力介入的話木場反而可以正常應對--結果不幸(?)的是他的家人沒有這種好事性格的人www木場超可愛的啦!!--他有的疑問剛好也是我的疑惑;在結婚之前跟異性交往時到底該聊什麼??我自己好像在聊到某個程度之後就會卡住,坦白講我沒辦法跟異性聊情感之類的事情,討論就沒問題……對木場的笨拙真是感同身受。木場很謹慎也意外細心,和風塵女子談話時不會一味譴責或同情;而是抱持中性態度,所以在她們之間很吃得開--明明這點對一般女性應該也有效(?)的吧!XD我覺得是很棒的人格特質啊!

但是對覺得不重要的事就會直說「這是無關緊要的事嘛」、「用不著一一說明」,其實有點KYwww在人生目標上只希望能用簡單的二分法處理事情,所以戰前投軍、戰後則轉以犯罪者為對象,抱定主意「犯罪總不會像戰爭一樣突然某天敵人就變朋友了吧」的感覺真是超可愛的www就是不想想太多多曖昧不明的定義不是嗎XDD(所以他覺得情有可原的犯人和法律上無法定罪的惡人覺得很迷惘也超可愛的ww)是說木場原來會期待奧運和喜歡電影都有點意外,形容家中硬邦邦的棉被是仙貝棉被真是可愛炸了!!!

對小心翼翼問他能不能開車的福本警員說「你又不是計程車司機,表現得更像警官一點」也很可愛ww小時候細心又神經質,擅長珠算和畫畫的木場好可愛噢ˇˇˇˇ還自己想如果長得不是這麼魁梧而是瘦小可愛的話就會不一樣吧(但那樣就不萌啦!),木場兇惡的外表讓他明明看到暗戀的女明星美波絹子時傻住了;福本警員卻以為他很鎮定而佩服啊!!當時木場的警察手冊裡還夾著絹子的照片!(噴)木場為了絹子決定追蹤下去,還被福本以為是連湊巧遇上的事件也會全力以赴的天生刑警的料ww這誤會真是太可愛了。

青木和木場之間的感覺也很棒,擅自行動雖然生氣的會是上司大島,溫和的青木也不可能對木場生氣,不過事情發生還是馬上覺得青木應該會生氣吧--的木場超可愛的啦ˇˇˇ青木去找木場時木場嘴上咒罵(表示他很高興)也ww太可愛啦ww青木也說「你先暴斃的話我會很傷腦筋的,我猜你沒好好吃飯吧,前輩的臉色真的很糟耶,老實也該有點限度吧」--青木超棒!!娃娃臉的特攻隊員超棒!!還自誇「我好歹也在鬼刑警木場修底下跟了兩年耶」然後被罵「自誇個屁,你這大頭鬼」超可愛啊!!!!!!!!!!青木對木場的朋友都抱有好感也...愛烏及屋(你夠了喔)。是說木場叫榎木「禮二郎」這點也讓我很萌ˇˇˇˇ(自重好嗎)他講話口吻很妙,像是「這事肯定不穩當,快交代給我聽」那類的;很簡潔有力的感覺;可是又會說「讓我拜聽一下你對這什麼狗屁構成有何高見」這類加入粗魯字眼的話,真是個妙人WW啊另外他探病時還忘記一般是買花而買了豆沙餅;被揭發是陽子影迷時還側過頭,真是太可愛了。另外為了找美馬坂決戰還穿上軍服,連綁腿都XDDD木場身上有傷耶好棒(滾滾)

為了救木場而瀟灑的榎木津太帥啦www雖然是怪怪的紅色領巾,而且每次稱呼木場都要強調一下竹馬之交,你是有多自滿ww「他說我的竹馬之交的那個大笨蛋現在面臨千鈞一髮的危機,要不然原本辦事悠閒的我才不會這麼趕。我現在是個為了笨蛋朋友而奔馳的笨蛋車手!」榎木津真是XDDDDDD後來還說「所以我說啊,那個上司就是不懂木場修這條漢子!那傢伙跟一顆核子彈頭沒什麼兩樣。」後來評價木場像頑強的豆腐也很有趣ww說什麼「個性執著又不怕打擊,而且還極端習慣失戀。」超過份www

其實我蠻喜歡柴田家的律師增岡的,是個秉持菁英論者的善良好人;一開始木場說「我沒空對不表明身份的傢伙一一說明。你那是問人的態度嗎?」馬上回嘴「我看你倒是閒得很」反應也太快啦我喜歡www而且說話速度快但發音清楚這點也很菁英。

京極堂埋怨關口的台詞真是傲嬌味十足(噴)「嗨,關口,好久不見了;可是久歸久也該有個限度;要來時幾乎每天都來,不來時卻又整整兩個月不來,能不能拜托你別把我拖進你那亂七八糟毫無規律的人生態度裡?」另外他在這部裡有大笑也有大喝,京極堂果然還是個人嗎(不然呢)

我對魍魎究竟是什麼還是沒有個具體的概念;聽起來似乎是四方之怪;也是山石之怪,既吃人的軀體;又會乘坐火車把人的屍體亂丟,會在交界點引誘人;也曾是追趕邪惡之物的方良,魍魎到底是什麼?如果久保是乘坐火車的魍魎;那麼其他人跟魍魎這個意象有什麼關係??是表達雨宮、美馬坂等人也在無意之中做了跟魍魎一樣的行為嗎?(肢解、散置);賴子本身只是過路魔上身倒是沒什麼相干,那麼陽子就是在交界點把人帶去另一個世界的魍魎了吧。可惡陽子給我放開木場,木場還為了妳揍人,根本就不值得,最後還被她捅一刀呢,道個歉就沒事了嗎陽子小姐。

倒是美馬坂最後所說的;「要和陽子一起下地獄」跟魍魎在一起大概也只能去那種地方了吧--美馬坂的理智知道自己是錯的,因為他還向京極堂的勸告道謝,我想與其說是他執迷不悟愛上陽子,對我來說美馬坂的表現更像是希望帶著陽子結束這一切走調的狀況,這樣他突然的告白才合理--才怪,如果陽子是對愛執著到聽不進別的道理,美馬坂就是對研究過度執著;把自己研究的不死世界太過美化。我還是很討厭這對組合,陽子從頭到最後一句我的人生我自己閉幕也還是自私;妳們父女害多少人無法好好閉幕自己人生?結果最後還有增岡辯護,實-在-是--

人類究竟怎麼樣叫做活著?是否真的是意識存在就叫活著?久保最後因為無法發聲;他感到非常痛苦。覺得活下去簡直是在拷問,那麼加菜子並不這麼想嗎?不然為什麼久保在火車看到她時,加菜子會露出微笑呢?或者久保把加菜子「呵」的那一聲誤以為是笑?這部的概念在BT'X鋼鐵神兵裡也出現過,機械皇帝只剩下腦還存活著,也同樣希望藉由打造無敵的鋼鐵肉體得到永恆的生命,但卻被龍(還是鋼太郎我忘了ww糟糕)斥為「只不過是一顆大腦」,我個人雖認為植物人不如讓它早點解脫,既然他沒有意識不要再讓他茍延殘喘,但如果要我為了維持永恆意識拋棄肉體,個人認為是邪門歪道。人的生命就是因為有限才有趣;但是命不至死的話;義肢或代用器官之類的;個人還是支持,因為還不到「死亡的時候」。


總算寫完了。魍魎是很有意思的一部作品。推薦大家去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看過,
我亦是厭惡陽子的,她是個無恥的女人,
竟然如此對待自己的親生母親,勾引自己的父親做如此齷齪的事,
還誕下一個孽種.
而那個父親亦不是一個好東西,竟然和親生女兒上床,禽獸到極點,
絹子真是作孽,有這兩個無恥的家人......

話說這故事中,最無辜可憐的是絹子和加菜子,
一個被背叛,一個被弄成匣子

我也在道德上完全無法接受陽子,
就算兩人情投意合;絹子也還是很無辜,
不過只有她自私的話也一個巴掌拍不響就是了
(結論就是兩人一樣糟)

絹子和加菜子還有無辜被久保牽連的人都令人同情(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