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腐天下無難事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兼《姑獲鳥之夏》感想)

出版社:獨步文化
作者:京極夏彥


總是不能免俗地來一下我跟京極堂系列的相遇(?)。
其實蠻久以前就聽人推這套,也聽說很萌;不過基於我懶惰的個性、不一定借得到書又不想先買,一直拖到現在才看。(所以我說推薦給我的作品、我真的都有聽進去,只是LAG超大!一切要隨緣XDDD)--由於目前只看過系列中的《姑獲鳥之夏》、《鐵鼠之檻》、《狂骨之夢》;以及才看一半的《絡新婦之理》,看的順序又非其出版序(因為借到的順序不同嘛(ノД`)),推廣以目前看過的為準。

先推作品本身;再推萌點XDD

故事背景設在二次世界大戰後不久的日本,是個很有意思的時間點;雖然日本已經近代化,但當時社會渾沌而無秩序(雖然也相當有生命力),也因戰後才剛開始發展;具有昭和不算太富裕的社會特徵。我自己很喜歡這種時代感,而且不少細節會提到二戰時期的事及戰後之改變,我看得很開心ˇˇˇ

主角(?)中禪寺秋彥是目前我看過的作品中;最愛掉書袋又讓我很愛看他掉書袋的機車男人(喂你這算推廣嗎),身為舊書店老闆、副業是晴明神社的神主,還身兼(中文翻作驅魔師?)除靈者的--書痴,表情總是很臭;習慣動作是摸下巴、抬高單邊眉毛順便嘴砲主角(?)關口為樂--但與其說嘴砲;不如說是博學強辯的京極堂在演講吧。「京極堂」其實是中禪寺的太太千鶴子老家和菓子屋的店名;但是京極堂經營起舊書店後就擅自借來用了,書中的角色也都這麼稱呼他。

關口則是學生時代成為京極堂朋友(雖然京極堂稱關口「只是認識的人」);有點陰鬱的小人物(喂),過去曾患過憂鬱症-雖然現在也沒有完全根治-所以對心理治療等多少有些研究;目前是小說家,但由於其一點也不突出的個性和才華,偶爾會用假名替糟粕雜誌(類似於水果日報;由於其過度誇張的聳動八卦新聞;經常被勒令停刊、故有此名)寫報導,加之偶有人類恐懼症和選擇性緘默,能娶到太太雪繪是件連我都覺得神奇的事。以推理小說常見的助手、第一非偵探者視點(例如福爾摩斯中的華生)來說,大概沒有比關口更不精準重現事件現場的人選了吧,但其一般百姓的思考模式;正是替故事適度披上迷霧的要件之一,可說是最適任的角色。

加入玄怪色彩是京極堂系列推理小說給我的最大印象,也是其有別於西方推理小說最大的一點。因為京極堂本身是神社神主,又專擅日本妖怪、宗教、民俗學;加上其本身的記憶力和知識廣泛,每一本作品都以一種日本妖怪做為其形象表達;並點出事件最核心的部分,西方推理小說基本上就像積木,讀者看到了事件的每個部分,只是不知如何把它組合起來;並必須靠邏輯排除證人的謊言。而京極堂的故事「線索幾乎都曖昧不清」,充滿不確定性。書中角色也經常受到異常狀況影響,做出錯誤的證言,即使本人認為那是正確的。也因此京極堂系列經常會有精神異常的角色;書中世界怪異的非日常感許多也源自於此。

而我個人很喜歡京極堂的一點是,不同於邏輯推演(例如「靠土屑來辨別犯人可能經過哪裡」、「某某牌子的產品只在某地有賣」等),京極堂系列推演的是「人的思考」。「為何會殺死偷走的嬰兒」、「為何認不出來訪者的差異」,雖然解開後只覺得「原來是這麼簡單的原因」;但是不先了解角色的思考方式;就無法理解「為何事情會這樣演變」。犯人的手法幾乎都很單純;甚至很多都不會隱藏屍體或偽造誤導搜索者的線索,差別只在理解其行動的原因與否。也因此比起做案手法,「為何這麼做」更是問題所在。

但是若將京極堂理解為「結果論」、「沒有理性根據」也不對,雖然題材是這麼曖昧不清的「人性」、「精神異常」、「社會行為」,但是透過京極堂的長篇大論及角色描寫;讀者還是可以找尋出蛛絲馬跡。例如《狂骨之夢》中破案關鍵的女主角的精神問題;因為描寫得很明顯,所以我有先猜到(其他諸如兇手動機之類還是沒猜出來),不過那也是因為個人喜歡看認知神經的書才會先猜到,若平時不愛看這類科學書籍;透過小說來認識這些認知異常也很好入門,其中不少關於幻覺產生、自我認同等的理論有在科普書籍看過;我認為蠻可信的啦(゚∀゚)。超敬佩京極夏彥可以將生理異常與傳說結合;寫出這麼有趣的故事。

前面提過京極堂是個超愛丟知識、理論,講話落落長的傢伙;聽說很多人想跳過他說話的部分XDDD我自己承認那些部分讓我讀很久,但是很有意思;所以還蠻樂在其中的--好吧我自己也很多話,常常覺得對不起別人一直聽我講話(つД⊂)既然知道京極堂這麼讓人想巴他,我真的會克制(;´・д・),不想聽我講話的時候;請不要客氣地打斷我,不然我會沒發現自己很煩(;´・д・)

回到正題;《鐵鼠之檻》中闡述的日本佛教史、《姑獲鳥之夏》裡提到的附身家系;這些民俗的部分都很有意思。「妖怪」、「信仰」;這些都是人類社會特有的東西,也可以說是人腦所幻想出來的事物,究竟所謂的神蹟、所謂的附身,是否只是人類所不能理解的「大腦異常」?例如自閉症已經證實是生理影響心理;那麼心理與生理的界限究竟在哪?我喜歡這些話題;也喜歡作者試圖在推理過程中,解讀這些人文的部分。我認為作者跟筆下的京極堂一樣,熱愛民俗學;骨子裡卻是徹頭徹尾的理性主義。

「沒有人追隨的宗教家;就是所謂的狂人」
--類似這樣的許多社會解讀與故事無關,單純想知道謎底的人;或許會對這些描寫感到不耐,但對我來說是京極堂系列的魅力之一。



   * 萌點(正題) *

總是擺一張臭臉的京極堂、有些怯懦個性老實的關口、上面沒寫到但是兩人好友的「玫瑰十字偵探社」偵探--榎木津;三人組合超棒!京極堂超愛揶揄關口,明明就蠻不屑他寫的八卦文章,卻故意叫他「大師」之類的(゚∀゚)京極堂真是個傲嬌XDDD每次都很不想理關口帶來的事件,可是還是會出馬幫忙「除魔」(=揭開人的迷思),你很煩XDD還一直自稱愛妻家;不過我個人也的確覺得京極堂和他太太千鶴子的感情很不錯就是了--但是萌點還是不能放過!XD

像是關口在《姑獲鳥之夏》的這段:
「京極堂或許是在安慰我,我知道。
 但這是多麼笨拙的安慰啊。這世上沒有心能被道理治癒。
 如果有,也只有眼前這位宛如理論化身的朋友的心而已。」

我超喜歡這種朋友關係的ヽ( ´¬`)ノ京極堂那麼蹩腳地安慰你耶XDDD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京極堂x關口很不錯,但是倒轉我也接受⊂彡☆))Д′)他們還常互吐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XDD--不過雖然傲嬌(靠)、京極堂卻不會掩飾對朋友的重視,過去關口憂鬱症發作的時候,京極堂和榎木津就很擔心。

在《姑獲鳥之夏》(因為我手邊只有這本所以XD)中;
警官木場修太郎(也是關口過去的部下)來找兩人時說:
「喂,搞什麼,你們以為現在幾點了?這麼晚了還不開店,我還以為你們雙雙殉情了咧。」

其他像《鐵鼠之檻》中有很多美和尚的眾道描寫,害我突然開了和尚BL的天眼(快住手),慈行和尚雷厲風行的風格超棒的;初登場時全場靜默的凜然正氣也好棒,還有其他種種啦XDD萌點有點難截錄,所以大家自己看好了(毆)
-----------------

《姑獲鳥之夏》感想(會有雷)。

這集圍繞在幾個謎題上。

「久遠寺醫院多起嬰兒失蹤」
「久遠寺家二女兒的丈夫密室消失」
「久遠寺家二女兒懷孕二十個月未產」


這幾個神秘事件加上久遠寺家後來被爆料過去在家鄉中;被稱為可以役使妖怪的「附身家系」,所使妖怪據說是嬰靈、「疏髮童子」,事件蒙上了一層神怪色彩,而書名的「姑獲鳥」,在民俗中擁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有的認為姑獲鳥會抓別人小孩當養女、有的認為只是產女(產婦在生產過程死亡所產生的遺憾具象);也有的說是會送人小孩(送了之後會有什麼結果說法不一)。這部分與後來事件的解開有扣題;很有意思XD另外久遠寺家附近的「鬼子母神」寺廟也很有趣,鬼子母神具有善惡兩面;雖然極愛護自己的孩子,卻會抓別人的孩子吃掉,直到被佛祖勸說為止。

提出書中幾個有趣的議題:
◎過去產婦若是難產而死;只會抱有遺憾(沒有怨恨),因為生產而死是平常事;但自從生育不帶有那麼高的風險後,產女這種妖怪就逐漸被剔出社會共同認知了,或逐漸轉為「怨恨醫生,難產而死的產婦」。

◎所謂「異常出生的嬰兒」會長成異常的人,究竟是因為其行為而導致人們硬是穿鑿附會「因為是異常出生」、真的異常出生就會有異常行為,還是因此社會對異常嬰兒的另眼相待令他們長成異常的人?

◎妖怪的描寫與歷史人物描寫,其真實度對現代人來說都是一樣的。人類之所以能知道幾千年前的事;全都靠著記錄的資料,但是其真實性在不同時空又會有所不同,如果在唐朝時發表「恐龍的存在」;那麼對當時的人來說,這種說法比「幽靈」更加不可信而可笑。現代人對山海經等的描寫也抱著不信的態度,但客觀來說古時妖怪真實存在與否,人類所認知的「歷史人物」是否真的存在,不是當下的人是不知道的,後人只能憑記錄來判斷。若因為現代科技無法找到妖怪存在的痕跡(又或不見了);將妖怪視為曾存在的物種是否可能?

又或;如果今天我們留下大量對ACG角色的描寫、記錄、感想,有一天ACG完全消失在地球上,是否可能會產生歷史誤解?
「根據大量歷史文獻記載;當時許多人出發找尋偉大的航路,爭奪海賊王的名號,稱為大航海時代。」

而如果真實存在的物種;其遺骸完全消失於地球,那麼是否會被後人視為妖怪等假想物種?
「古書《海洋生物》中曾記載越前水母大量繁殖;甚至造成漁業損失。
 未來人:『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沒有骨頭,全身有九成以上都是水的生物啊』」

這真是個有趣的假想。

◎人對於世界的構成,都是在腦。關於這點《姑獲鳥之夏》還提到「測不準原理」等;科幻小說《圖案人》中也有對「存在」徹底執著的角色,兩部作品的角色都提到閉上眼後;站在面前的人也全都是「不存在」的。京極堂在書中以罐內的骨頭(或是點心)為例。

「測不準原理」一如過去在國中上到的解釋,觀測行為會影響到事物本身,於是觀測到的事情並不是其原本面貌。那麼如果今天有個物體;看它的時候它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那麼人要如何「得知它本來的樣子」?--那就是不可能的事了。人認為自己背後並沒有幽靈;但是若回頭時身後的幽靈就會消失;那麼人一輩子都無法得知背後究竟是不是有幽靈。這樣的假設實在會讓膽小的人很毛XDDDD(ex我)

◎「生存本身不存在著意義,因為生存的意義就是行為本身。」--非洲許多部族對於死去的人;不認為其「還是人類」,不會去追究他們死後的世界(也不認為有),也不認為應該記錄、懷念他們,因為「死了就是離開了」。哲學家總是在探究生存的意義,但是其他物種並不會懷疑自己為何要生存。我想人類是在害怕一件事--

「如果人類沒有所謂天命;那麼為何獨有人類發展出深層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別的物種呢?」

說實話,如果真的沒有呢
對我來說生存的意義在於身邊的人們、ACG以及其他創作、自我實現及知識的獲得。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跟生存是一樣的;我不想探究「為什麼我會對創造出來的事物有感情」等等,就是相信而且去做而已;所以對「生存的意義就是行為本身」這句話深感贊同。

◎生物面的母親與人類面的母親,書中以猴子媽媽在兩個小孩有危機時;會救較有機會繁衍物種的一方為例,說明人類經常被「道德感」、「良心」、「愛情」等所影響;所以當遇到同樣情境時,會產生生物母親和人類母親的自我矛盾。--突然想起「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我自己很喜歡人類的這部分。

◎「世界上只會發生可能發生的事,存在可能存在之物。」--京極堂的理論,認為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發生了;只有發生機率微乎其微的事發生,那麼所謂奇蹟就是必然論,今天不發生明天也可能發生;總之是「原本就有機會發生的」。

過去學機率的時候也疑惑過,骰子擲出「一」的機率在數學上是1/6,但拿到時間軸裡,實際上只有「1」或是「0」(發生及沒發生)。歷史就是這樣的東西,只有「發生過」、「沒發生過」;沒有「如果~」這種事。會產生「如果~」,是在有「多個可能性」的環境下,例如人的未來,人的過去則沒有機率問題。

--這麼說來;如果四次元真的成立,人生有機會重來;那麼過去的可能性也就鬆綁了,但相對的未來的可能性也就侷限了--啊好煩喔暫時打住吧XDDD

最後;這本書其實蠻令我遺憾的,丈夫藤牧和妻子之間對婚姻的認知落差、姐姐涼子的病症、家族的歷史造成的悲劇,缺了一環都不會發生的。就算梗子去問涼子有關情書的事;涼子也會因為是下級人格,不知道京子發生的事而無法幫忙;但是梗子根本沒有和藤牧做好夫妻溝通,只會以她的角度解讀「藤牧並不愛她」,藤牧也以自己的角度認為「妻子不記得情書的事,一定是有健忘症」,這些事很多根本有好好溝通過都不會發生,就像涼子的多重人格,要是大家發現,或許就可以及早阻止嬰兒失蹤;也不會造成護士被害死、或是藤牧的死亡。所以說梗子--我只想問;如果會感到後悔而假性懷孕、為何當初不試著去了解藤牧在做什麼呢?真是很自以為是耶XDD另外也很好奇藤牧的想法,究竟是愛京子、還是梗子、還是只是愛「可以幫他生孩子,完成幸福家庭」這個身份?

總之是個惆悵的故事。社會對體外受精的反彈這段描寫也很有意思;過去或許真的會認為體外受精與人造人、邪術相同吧。現在還是對人造人有爭論,我自己是認為人造人並沒有本人記憶;那麼與體外受精的孩子有何差異?我並不認為這是什麼逆天的事,可能因為我本來就不相信人是神捏出來的吧,就算人真的是上帝賦予的(如果硬要解釋只有人類有文明)物種;那麼複製人的問題在哪?人不可以剽竊上帝的著作權和版權,只有上帝可以捏人?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txjmr.blog126.fc2.com/tb.php/147-919e4f2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